《阿司匹林》歌词-王以太/迟亦骁

2021年9月26日
评论

凌晨回家的你好不好睡
生活的台词你好不好背
沾满酒精地板倒不倒胃口
失灵的指南针找不到北
想要的东西都特别的贵
窗外的景色都特别的美
何时才能够公平地对比
里面的雾气和外面的灰
我用手指在雾气中画一幅画
画又绘成高楼大厦
大厦的主人在打着电话
他们打了又打 挂了又挂
对着电话那一头在咒骂
过了一阵子又轻言细语
下一通变成了感动零涕
情绪是人类最美的意境
语言永远都有弊端 没有
永远表达不完一半 没有
一句话能不留遗憾
哪句话能不留遗憾
我尽量克制在陌生的城市
不被三言两语而左右喜悲
其实我没有一句歌词
谁能够做到完全领会
What can I say
What can I say
你说我在台上累或不累
绝情的决定你悔或不悔
街边的担子你背或不背
我的位置暂时没人顶替
唱歌像醉因为没人清醒
再努把力 再努把力
下一句你一定能够听清
What can I say
What can I say
你说我该反省配或不配
说我看不到你背后的泪
最后的陪也看不到尾
对不起亲爱的我会失误
专注在对抗这生活制度
沉默是病 沉默是病
也只有你是阿司匹林
你心情好像在下着雨
我躲在屋檐下
始终都不能够看得清楚
My girl
有好多话想对你说但碍于我嘴笨
只好为你把它们配上我独特的音符
Listen
文字表达不清直觉
我们总矛盾又纠结
为什么思绪都乱了
我心里像燃起火
只有你理解
But I can't even lie
But I can't even lie
像解不开的谜
登上土星和你
当流星划过
人们不约而同的去许下愿
即使你我没见到
在心里也会有灵验
Babe
So let me take you to other place
和你在宇宙中飞行
逃避那些世俗间的规定
时空像被我们重新归零
孤单的星球得不到回应
逃离这世界被赋予上叛逃的罪名
What can I say
What can I say
你问我在台上累或不累
绝情的决定你悔或不悔
街边的担子你背或不背
我的位置暂时没人顶替
唱歌像醉因为没人清醒
再努把力 再努把力
下一句你一定能够听清
What can I say
What can I say
你说我该反省配或不配
说我看不到你背后的泪
最后的陪也看不到尾
对不起亲爱的我会失误
专注在对抗这生活制度
沉默是病 沉默是病
也只有你是阿司匹林
阿司匹林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